0%

随着最后的大作业悄然落幕,这个学期终于算是结束了。(高数线代六级属于下学期的事)此时的我不能说是像标题显现出的那样激动,但总归有一丝的兴奋。这半年来,我都活在ddl的阴影之下,为了完成一个又一个的ddl而疲于奔命。我不敢想象,如果没有疫情,我这下半学期的生活会是个什么样子。

阅读全文 »

这是AI小班课的大作业之一,也是我的第一个小组合作项目。项目的内容是写一个能够打斗地主的AI,基于蒙特卡洛树搜索(MCTS)。我们小组当时只有三个人,具体分工如下:yqh负责MCTS算法的主体构建,glc负责修改样例程序使之适配MCTS,我负责对接botzone+debug。我原以为我的任务会比较轻松,殊不知那几天debug de得昏天黑地浑浑噩噩。(我昨天一整天都在和代码搏斗,又重新体验了这种感觉)这让我明白一个道理:不要把debug工作留到最后做,正确的做法是写一点de一点。还有,debug方法要选对,我一开始直接在botzone上无脑debug,这样做一点用都没有,后面改为本地控制台输出debug马上豁然开朗。

阅读全文 »

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青春故事。让我们于时空的纵向对比中,感受时代车轮的滚滚向前。(史纲作业)

阅读全文 »

这应该算是我的第一篇技术型文章吧。仅仅是试个水,看看贴上代码的效果,其实并没有什么技术含量。刚好昨晚我和旋转图像的大作业搏斗了一个晚上,说来也挺搞笑的,我废寝忘食地研究了好几个小时,就为了把一张破图片顺时针旋转90度……之前不是有新闻说吗,某地区负责健康码维护的技术人员花了老大的劲把二维码图片从1M压缩到100K。我对他们也有点感同身受了,或许压缩图片的操作真的隐藏着很多技术上的问题。有没有可能是,他们之前维护系统时一直使用1M的图片,然后很多别的功能都基于这种规格的图片开发出来,产生了极高的耦合。然后他们不得不花大量的时间进行解耦,为了让领导能听懂,就只提了一下压缩图片的事。以上纯属瞎猜。

阅读全文 »

2018年的夏天,我通关了GTA5。这是我接触的第一部3A大作,也是我得到新电脑后玩的第一个游戏。在接下来的一两年中,我又尝试了《看门狗》《刺客信条》《正当防卫》等等3A作品。但没有一部能像GTA5那样,让我坚持玩到最后。直到2022年的冬天,我开始了《荒野大镖客2(RDR2)》的西部世界之旅,我才再一次找回了那个夏天、那份感动。

阅读全文 »

期末季算是告一段落了,虽然还有1月5号的线性代数。简单地记录一下这几周以来的状况。

阅读全文 »

昨天发现Valine评论系统崩掉了,于是鼓捣了一个下午一个晚上外加今天半个早上,终于将整个博客重装到了最新版本,然后换成Waline评论系统。我看了一下,上一次这么大规模的折腾还是在去年十月左右吧,那时为了加一个访客地图(电脑端可查看),折腾了老半天。

不过还行,重装虽然花了不少时间,但总体还算顺利。可能未来会开放留言板?或者是重新搞一下Wiki?又或许弄一个Art Gallery?但眼下还是先把期末考给熬过去吧……

这里有东西被加密了,需要输入密码查看哦.
阅读全文 »

“陀思妥耶夫告诉我们:要爱具体的人,不要总是想着爱抽象的人。知识分子的一个经常性的倾向,就是我们喜欢抽象概念,胜过具象的事物。但是一个越爱抽象人的人,往往越难对具体的人表现关爱。因为抽象的人是美好的,抽象的人存在于理念之中,但具体的人都是有缺陷的。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你越感到抽象人的美好,你越会发现具体人、你身边人的可恶、可耻、卑鄙。但是真正的爱一定是对具体人的爱。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在现代社会,人越来越孤独。因为你的朋友圈越来越多,你感觉认识你的人和你认识的人越来越多,你甚至可以跟3000公里以外的人聊天,但是你却跟你身边的人没有话聊。而真正的感情是要投入时间的,真正的情感一定是要附着在一个具体人的对象。所以我们需要有抽象,我们更需要有具象。抽象是对自己的,抽象不是对别人的。当你看到了人的美好,你要努力让自己变得美好,而不要因为人的美好,就要强求你身边的人变得美好。因为连你自己都不美好,你为什么要强求别人呢。你自己都做不到,你为什么要强求别人呢。但你看到了抽象的美好 ,它提供了一个标本,来改造你自己,让你自己能够更关心你身边的人。”

——罗翔

阅读全文 »

开学已经半个月了,目前看来一切都还好。可能是才刚刚开学的缘故,我并没有感到很累。

今天早上抽空去了一趟BIGC2021展览,全称是“北京国际游戏创新展”。怎么说呢,去的时候就没有抱很大的期望。意料之中,展览并没有给我太多的惊喜,但收获也不是没有。

阅读全文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