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《去月球》到《寻找天堂》:独立游戏的另一条路

《去月球》和《寻找天堂》在独立游戏中是特立独行的存在。尽管缺乏游戏性,更像是“视觉小说”,但它们在玩家群体中却广受好评。为什么会这样呢?我的意思是,为什么《去月球》和《寻找天堂》能在舍弃游戏性的情况下收获如此多的好评?

首先明确一点,游戏这种艺术形式是多种艺术形式的集合,它可能包含文学、美术、音乐、电影等等。但不同游戏的侧重点有所不同。3A大作往往向着电影靠拢,精细的场景和人物建模、企业级别的运镜等等,使玩家仿佛亲自参与了一场电影拍摄。独立游戏往往无法在画面上取胜,就只能通过绝佳的故事讲述与人物塑造、悦耳的背景音乐、独特的玩法或是深层次的内涵使自己脱颖而出。

《去月球》与《寻找天堂》在讲述故事上无疑是成功的。两部作品分享一个共同的设定:有一家叫做Sigmund的公司专门为临终的病人提供“篡改记忆”的服务,以使他们自认为“完成了”未竟的事业或是“度过了”更美满的人生。两位名为Eva和Neil的医生负责提供服务,他们有一个机器可以随意探索病人的记忆,这个设定就使得叙述故事的顺序不受限制。在《去月球》中,两名医生从病人Johnny老年的记忆片段出发,一直溯源至他幼年的记忆片段。《寻找天堂》则使用“螺旋式”的叙述顺序,在老年和幼年的记忆片段之间不断跳跃。而记忆片段的选取与电影的蒙太奇手法颇为相似,删繁就简,详略结合。玩家只需掌握重要时间结点发生的事件,就能脑补出病人完整的人生轨迹。

两部作品的人物塑造也同等成功。《去月球》的女主River和《寻找天堂》的男主Colin身上都有着游戏制作者高瞰(Kan. R. Gao)的影子。高瞰在4岁时随父母移民海外,难以融入陌生的环境,父母又经常不在身边,长期的孤独使他走向自闭。也正是这段经历使得他的心思比常人更加细腻,塑造出的人物更加真实、更能引起他人的共鸣。幸运的是,高瞰如今已经走出自闭,还像Johnny一样找到了他的River。

高瞰的作曲也是很大的加分项。离开了背景音乐,《去月球》可能真的像某豆友所言“止步于二流言情小说”。For River之于《去月球》,就如同Undertale之于《传说之下》,只要这旋律一响起,就能勾起我对此游戏的美好回忆。游戏离不开音乐,音乐也离不开游戏这个作为“语境”或是“注脚”的存在。在玩《寻找天堂》前,我就已经听了很多遍它的OST(Original Soundtrack,游戏原声音轨)。直到玩过这个游戏,我才真正爱上这部专辑。

从某种意义上说,《去月球》《寻找天堂》的玩法是独特的。虽然是用RPGmaker制成,但在它们身上几乎看不到传统RPG(Role-playing Game,角色扮演游戏)的影子,它们更像是《艾迪芬奇的记忆》那样的步行模拟器,没什么玩法反而成为了独特的玩法。“玩法反传统”的类似例子还有《传说之下》,这也是一部无需杀戮即可通关的RPG。

有人质疑《去月球》二部曲,认为它们缺乏游戏性,不能算是真正的游戏。事实上,游戏的定义太广泛了。我甚至可以说,我们的人生也是一场游戏,只是我们尚未完全破解其背后的游戏机制而已。很多人的人生或许有戏剧性(叙事性),却并没有他们所期望的自由度(游戏性)。游戏性至多作为评价的标准之一,叙事性和艺术性也同等重要。

游戏性来源于游戏底层的游戏机制。而游戏机制与游戏叙事难以两全,特别是当游戏机制的导向与叙事的价值导向产生矛盾的时候。传统RPG的核心机制往往在于角色养成⇋参与战斗的无限循环,而《传说之下》故事的价值导向与此完全相反,《去月球》二部曲则根本无需利用这一机制。与其在游戏性上钻牛角尖,不如用叙事性与艺术性补上游戏性的不足,扬长避短,其结果照样出彩。这或许是独立游戏的另一条路。

当我们探究《去月球》与《寻找天堂》的深层内涵时,会发现它们都与“人生的另一条路”这一主题有关。高瞰在《去月球》中抛出了对“重新选择人生的另一条路是否值得”的问题,并在《寻找天堂》中给予了否定的回答。我可能会在遥远的未来,专门就这个问题写一篇文章。

The Road Not Taken

Two roads diverged in a yellow wood,
And sorry I could not travel both
And be one traveler, long I stood
And looked down one as far as I could
To where it bent in the undergrowth.

Then took the other, as just as fair,
And having perhaps the better claim,
Because it was grassy and wanted wear;
Though as for that the passing there
Had worn them really about the same.

And both that morning equally lay
In leaves no step had trodden black
Oh, I kept the first for another day!
Yet knowing how way leads on to way,
I doubted if I should even come back.

I shall be telling this with a sigh
Somewhere ages and ages hence:
Two roads diverged in a wood, and I—
I took the one less traveled by,
And that has made all the difference

by Robert Frost

 

而今,《去月球》系列的第三作《影子工厂》即将发售。(如无意外,是今年的9月初)瞰哥是会选择继续深耕这个主题,还是开辟“另一条路”?让我们拭目以待。

去年年末曾报道过,《去月球》开发商Freebird工作室新作《影子工厂》在将延期至2021年春季发售。《去月球》厂商Freebird工作室今日公布了《影子工厂》的正式发售日期:本作将于今年8月完成制作,9月正式发售!

 

hZl0te.png